CBA

九洲武帝 第二百六十八章 新境界

2020-01-14 18:16: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洲武帝 第二百六十八章 新境界

升学试依旧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并没因为第五听云的离开和归来,而有丝毫的波动。若真要说有,大概也只像是往大海里抛了一块石头,荡起了片刻的涟漪后便杳然无踪,如此而已。

嘉陵省内,共计近百所高等学院,加上在帝国范围有超然地位的帝星七校,和一些同样具有实力并且在全国范围内招生的学院,这么算下来,此刻在升学会场中的武试点便有近两百个。

接近两百个武试点,也就是快四百人同时同场竞技武斗,这种场景第五听云可还是第一次看见,心里不免有些震撼。

随着第五听云在场边闲坐,武斗的境界实力也一下子从纳元境五重天降到了一重天。虽说这些差第五听云两三岁的孩子境界不怎么高,但他们在比试过程中偶尔展现出来的坚持、毅力、勇猛、刚强,这些性格特点还是让众人眼前一亮。不论孩子们现在的实力如何,只要他们有成功所需的性格,那么他们早晚会屹立在炎华帝国之巅。

正如同现在的帝国十大高手,当年又何尝不是屁大的熊孩子呢?

孩子们,便是帝国的希望。

当然,升学会场内,还有一个地方有着和其余学员截然不同的场景——潇湘学院武试点。

在潇湘学院的武试点,进行比试的依然是一组有一组年龄、境界都比较悬殊的学员。那些明明拥有五重天实力的少年,在某种力量的驱使下,来到了这里,一次次地打击着那些报了潇湘学院的学员的信心。

这里,毫无疑问聚集着三面看台的大部分目光。

毕竟五重天和一重天相比,谁的战斗更有观赏性是一目了然的。

“三河坝学院曾冰,胜,排名第五。”

伴随着场内又一场比试落幕,郭厢捧着潇湘学院的花名册,高声宣布着。在察觉到终于有人打上了前五之后,她梨涡浅笑,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意思看向了第五听云。

第五听云耸了耸肩,回以无奈的微笑,这种情况迟早会来的,他既然回到升学会场,自然已经做好了面对的准备。

“挑战!”

果不其然,郭厢刚宣布完排名情况,那叫做曾冰的少女便剑指第五听云,一如她名字般地带着零下二十度的冰寒气息,淡漠地说出了挑战二字。

曾冰是实打实的五重天修者,这一点在曾冰的战斗中已经表现得足够明显。令第五听云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杀向”自己的竟是一位少女,而且看其模样,虽然有些冷,不过也还算赏心悦目。

不知为何,去而复返的第五听云放松了很多。

“三河坝学院曾冰,挑战第五听云。”

在花名册中先后勾选了曾冰和第五听云两个名字后,郭厢这一次故意运转元力,大声宣布。

当“第五听云”这个名字再次在会场内响起之时,着实又荡起了一层涟漪。离得稍近的好几处武试点的学员们,都匆匆结束了战斗,然后到潇湘学院这边来。

本来在知悉了第五听云五重天的实力之后,学员之间就很少去争论本届升学试的状元所属了。可当长弓炎、长弓文、钱不二这些以前听都没听过的名字,以浩荡之势出现的时候,学员们的话题又活了过来。

今年的升学试,变数太大,而且太多。

经过前面几场的比试,第五听云惊奇地发现,自己竟有一些拥趸者了。当他抬脚步入武试场地,与曾冰面对面对峙之时,三面的看台上竟响起了他的名字。

这一刻,他波澜不惊的内心,二话不说就激动了起来。

当然,在他的名字响起的间中,也有不少年轻男子嘶吼着“曾冰”这个名字。

“三河坝学院?”第五听云微笑着,竟和对手打起了招呼,看来他的心境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莫不是隔壁奉西郡下的三河坝?翻过南蜀山脉,再往西走半天功夫,约莫就到了呢。”

在潇湘学院的公正性规则和自身实力再做突破的双重保险之下,第五听云自觉潇湘学院已经稳了。

“休套近乎!”

人如其名,曾冰呼喝出来的话中,就带着冰坨子般的气息。

被对方一喝,第五听云顿觉一股冰寒之意扑面而来,只见曾冰面无表情,挺剑杀了过来。她那一柄晶白的剑,如一片拉长的柳叶,又薄又软,舞动间响起一阵哗啦啦的声音。更为奇异的是,剑上缭绕着如水雾一般的白气,雾气蒸腾间,带走了周围的热量。

这少女说打就打,毫无二话,第五听云被冷意激得打了个哆嗦后,左手一扬,那负于背后的离人剑呲啦一声自拔出鞘,一抹白虹在头顶绕了两圈后,乖巧地停在了第五听云的左手之中。

呲——

曾冰一剑挥来,第五听云仿佛听到了冰晶被劈碎的声音。他立剑在前,挡住了曾冰的剑,可瞬息之间他微皱眉头,从那晶白柳叶剑上,有一股寒意席卷到了离人剑,眨眼间就让离人剑的表面凝结了一层薄冰。

而且薄冰还在继续蔓延,直朝第五听云握剑的手而来。

稍不注意,那冰意已然侵体,第五听云见自己虎口处血液都有被冻住的趋势,赶紧运转元力,一声大喝,左手用力一扭。伴随着“咔咔”一声声脆响,晶白柳叶剑和离人剑相接处的冰层被震裂。

接着第五听云撤回离人剑,一圈一顶,捋直了蛇形的柳叶剑,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声音。而离人剑不与对方的宝剑碰触,剑上的寒意没了来源,自然冰雪消融,化作一条条水线滴答滴答地落到地上。

“能被刑部派来的人,果然都有些手段。”

回想刚刚一不注意就被冰寒入体,第五听云不禁暗道侥幸。还好曾冰对这冰寒之意掌握得还欠火候,否则的话,就凭刚才的那么一瞬间,曾冰完全就可以操纵冰寒之意入侵肺腑,取得胜利。

“不过话说回来,新境界的感知和敏捷果然都有明显的提升。”他把离人剑往自己右臂衣袖上一擦,拭掉其上的细小冰屑和融水,然后看着曾冰。

短暂的交锋,第五听云并没探清对方虚实,甚至连那冰寒之意究竟是来自曾冰修炼的冰系元素力量,还是来自她那柄似柔实刚、白雾缠绕的古怪宝剑,他都不太清楚。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的电话
杭州丽都医院黄小华
承德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泉州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河源男科医院那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