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末世之绝对领域 第二十三章 斩杀

2020-01-14 19:30: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世之绝对领域 第二十三章 斩杀

看到了体育中心,余文的心里説不上是好还是坏。这一路上,余文完全是磕磕碰碰的,把汽车当成碰碰车来开了。不是撞飞丧尸,就是碰到哪辆抛锚的车上。本来是银灰色的车身,现在几乎被丧尸血液染成了红色。挡风玻璃也彻底的碎成了玻璃渣子,开车时带动的气流呼呼的向车里灌了进来。车前身的引擎盖也翘了起来,车灯全碎,后视镜也全部刮飞了,可能用不了多久,都不用遇到堵车的地方,这辆汽车就先报废了。

在快要接近体育馆大门之前,余文就已经看到大门前的广场上聚集了大量的丧尸,或三五个一xiǎo群,或十几个一大群的,在余文的眼里,最起码有几十个大xiǎo不一的丧尸群。余文心中是完全后悔来这里了,这根本就是往丧尸口里送啊!但是现在他也别无他法,也无处可去了,汽车随时都有可能抛锚,万一抛在哪个丧尸比较多的路段上,那更是完蛋。现在最起码还有地方可以藏身,要是在未知的路段上下车,那才是真正的死路一条。在过来的这段路上,余文就看到好几波数量在上百的丧尸群了。

利用汽车的冲击力,余文硬是连着撞飞十几个丧尸,将车开到了体育馆大门前的楼梯口,幸好这里没有丧尸游荡,给了众人喘息的机会。

从已经冒烟的汽车上下来,余文xiǎo声的提醒着其他人:“快,都快跑,进楼里,注意楼里有没有丧尸!别被丧尸伤到了。江斌,你打头阵,你们几个女孩跟紧了,别再掉队了。我在后面掩护。”

众人顺着楼梯快步的跑到了大门前,在更多的丧尸还没发现他们之前,几个人躲进里体育馆里。

进到体育馆里,一条走廊直通前面的观众席,左右两边是回形的长长的走廊。走廊的一边都是玻璃窗,另一边就都是些体育用品的商铺。看着附近并没有丧尸,外面的丧尸好像也没有发狂的迹象,余文和梁丽他们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文哥,现在我们干什么?”江斌着急的问着。

“干什么?找个地方先歇会。我都他妈的快要散架了。对了,把你的刀拿下来,先给我用用。外面那么多的丧尸,要是在这里开枪的话,把外面的丧尸都吸引了过来,那就彻底的玩完了!我们也别去找什么办公室了,就直接去前面的观众席那里吧。要是那里没什么危险,就暂时在那里休息一下吧。

你跟在我后面,都xiǎodiǎn声,注意观察身后。都把刀拿在手上,能不用枪就不用了。走吧。”説完,就领着众人向观众席走了过去。

体育场是个椭圆形的综合体育场,中间是一个足球场,外面是一圈红色的跑道。整个体育场里空空如也,不过还是有不少的丧尸存在,有的在足球场上,有的就在四周的观众席里,看着这些丧尸身上的服装,大部分都是体育场的清洁人员,也有穿其他衣服的,可能不是场馆的工作人员,就是普通的来这里锻炼的人。如今全都变成了丧尸。

距离众人最近的几只丧尸是在余文的左手边的观众席里。这些丧尸发现有人进来了,全都发狂的向众人冲了过来。可是接下来,丧尸们却是杯具了。

这些丧尸都是之前就在这里打扫卫生的清洁工,病变之前应该就是在打扫观众席呢吧。如今它们全都是在观众席的过道上,平时的时候还好,丧尸毫无目的的晃荡,走动的气力不是很大,撞到座椅上它们也会换个方向。总之还不会让自己摔倒什么的。如今它们发现了活人,突然发力加速的狂冲,在前冲的时候就不可避免的撞到了座椅上,这些丧尸没有一只能冲到余文的面前,就要么被座椅绊倒在地,要么就直接翻到下层的观众席上了。

看到这种情形,江斌在旁边还乐了起来,果然还是一没长大的孩子啊。上午还吓的魂不守舍的,现在才下午,就能乐的出来了,性格果然是够大咧咧的了。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江斌算是恢复过来了,回魂了,就算以后再吓着了,找个什么事情吸引一下他,説不定就能马上回魂呢?总之比其他三个女孩强多了。

看到江斌已经算是恢复了,余文也算是又有了一个正式的帮手。要不然以刚才的状态让他们几个帮着干diǎn什么,説不定事情没办成,反倒是会把自己折进去。

“你还能乐出来啊,不错啊。看来你是缓过神儿了。别乐了,你在这里等着,注意周围环境,xiǎo心别乐极生悲了,那才乐呵了。”余文提醒着江斌。

説完,余文就自己一个向那几个摔倒的丧尸走过去。余文快步跑到一只快要站起来的丧尸跟前,举起武士刀用力的向那个丧尸的脑袋捅了过去!

咔嚓~

噗~

连着两声轻响,武士刀从丧尸天灵盖的位置捅了进去,发出骨碎的声音,直接从下颌那里捅了出来,血水顺着刀刃就沥沥拉拉的流了出来。一刀毙命!

余文知道人的头骨很硬,他怕一击不中,所以这一刀几乎是把吃奶的力气用了出来。大概是因为那把刀太锋利了吧,在刺穿头骨的时候,余文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硬,结果因为用力太大,自己也直直的撞到了丧尸的身上,和丧尸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余文一下就把丧尸压在了身下,他也够diǎn背的,两只手都在在握着武士刀,事发的又太突然,手没有及时的抽出来作为支撑,脸面直接的贴在了丧尸的腰上。一股腐烂的味道瞬时就传进了鼻腔了,那种腥臭的味道差diǎn把余文熏过去。余文赶紧闭住呼吸,手慌脚乱的从丧尸身上爬了起来,爬起来后泄愤的在丧尸身上踹了一脚,然后就弯腰去拔刀。

当刀拔出来的瞬间,余文又杯具了,他没想到把刀拔出来后还会有这么多的血水喷出来,他又是弯腰拔刀,就见‘噗’的一下,飚起了好高的一股血水,将余文的脑袋淋了个通透。“他妈的,混蛋啊!死了还不忘阴老子一下。”

余文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丧尸的血现在都有一股腥臭的味道,和余文在丧尸身上闻到腐烂气味差不多,现在满头满脸的,都是丧尸腥臭的血水,那股熏人的臭味直往自己的鼻子里钻,害的余文的胃又开始抽搐。受到这无妄之灾,又被难闻的气味熏的反胃,余文一下子怒了!

“老子九死一生的逃到这里,只想休息一下,你们都不让我消停。真当我怕了你们这些怪物了?老子也是实打实的杀出来的!你妈的,去死吧!混蛋!去死!去死!都他妈的的去死吧!老子砍死你!”余文嘴里狠狠的念叨着,手里也一刻不停,将摔倒下层座椅过道上的丧尸全部砍了头。

砍第一个丧尸的时候,余文没有在再用之前那么大的力气,脖子那里虽然有骨头但都是软骨或是其他的骨头,可能最硬的骨头就是颈椎那几块骨头了吧,所以一刀横砍过去,把丧尸的脖子砍断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没有砍断,再也支撑不住脑袋的重量,脑袋直接就倒在了肩膀上,血水也瞬时喷起了老高,差不多又将余文淋了个满头!

砍完了一只丧尸,余文也顾不得去抹脸上的血水,直接就向第二只丧尸的脖子砍了过去。这次他又加大了力气,丧尸的脑袋被轻松砍了下去,掉到地面上后,咕噜噜的顺着坡度就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同样还是从脖子的切口处喷出大量的血水,就像下雨一样,洋洋洒洒的。

第三只丧尸还没有完全的站立起来,正面朝下的趴在座椅上,余文一只脚踏上椅背,双手反握武士刀的刀柄,对准丧尸的脖子用力的扎了下去,‘噗’的一下,刀刃轻松的就扎进了丧尸的脖子里,甚至连座椅都扎破了。余文还不忘用力的切了下去,把丧尸整个脑袋切成了两瓣。这回除了又被淋了一头的血水,余文的脸上又被喷了不少白色的脑浆。

一口气,余文就连续斩杀了四只丧尸,手法一个比一个的残忍,扎头、砍头、切头,全都是那脑袋开刀。

拎着的血淋淋的武士刀回到众人面前,余文这时的形象硬是把四个人吓的后退了好几步。刚才余文砍杀丧尸的样子他们全都看到了!人头飞舞,血水喷溅,本来就恐惧不安的几个人再次经历了一次血腥的洗礼。

余文现在浑身冒着浓浓的杀气,让靠近他的人都是不寒而栗,浑身都被腥臭的血水染红了,再也看不出作训服原来的色彩,脸上也是被丧尸喷洒的血水染成了暗红色,上面还有着星星diǎndiǎn的白色脑浆。

四个人全都不停的往后退步,张玲玲甚至差diǎn被吓的跌倒在地,好在梁丽在旁边抓了她一把,没让张玲玲坐到地上。

余文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不好看,刚才光顾着泄愤了,忘了这里还有其他的丧尸呢。他自己的怒气是发泄了,可是麻烦也来了:在其他位置晃荡的丧尸全都朝这里围了过来。看着四周的丧尸有再次聚拢的样子,余文知道这里是绝对不能再呆了,而且自己身上现在也全是血,走到哪里都是一个引子。现在他是发现了,丧尸的嗅觉和听觉极其的灵敏,比正常人要提高好几倍,能在很远的地方就能闻到气味和听到声音。丧尸对声音可能不是很敏感,但是对鲜血的味道,那绝对是能让它们疯狂的美味。

现在得马上找个封闭的地方,尽量的不让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外放,还要把身上的血腥味处理掉,要不然以后无论走到哪里都躲不过丧尸那堪比狗还灵敏的鼻子。

“这里现在不能呆了,马上转移,找个封闭的房间。我身上这股血腥味实在是太大了,也要想办法处理掉,要不然以后跑到哪里都会引来丧尸的。走吧。我们去楼上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吧。”

郴州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大城县中医院怎么样
大庆有没有治白癜风的医院
咸宁专业治牛皮癣医院
上海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