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兵道至圣 第二十七章 再遇李瀚

2020-01-13 20:18: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兵道至圣 第二十七章 再遇李瀚

二黑子老候听到白羽这话之后,却是担忧道:“小甲长我知道你比我们厉害,但是蛮猪这种东西体型庞大,根本不是一个人能抓住的。”

白羽不打算跟他们说太多,只是嘱咐道:“一会儿抓捕蛮猪的时候你们注意保护自己。”

他是他们的甲长,就要负责他们的安全,至于抓捕蛮猪对于自己当然是小菜一碟的事情。

老候听到白羽这话后,却是点头道:“好,不过小甲长你也要小心,真不行的话我们回去领罚也没问题。”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众人已经来到了牛头山的入口,这是一处石林,从这里穿过去便能到达牛头山。

只不过在这里白羽身体中的阴阳鱼图忽然颤抖一下,而后开始自动转动,仿佛在给白羽警告。

白羽自己看了一眼石林,发现太过寂静,便急忙向身后几人命令道:“所有人停止前进。”

二黑子在白羽身后停了下来,看着周围迷茫问道:“怎么了小甲长?”

白羽识海中阴阳鱼图开始急速转动,瞳孔中出现一黑一白两条锦鲤不断游动。

这‘探气’手段是从阴阳鱼图附带的能力之一,可以通过消耗战气观看吉凶,和战元大陆中的阴阳兵法中的占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他望着石林上空,却是看到一团黑气。

那是杀气!

“前面有埋伏。”白羽向身后几人说道。

老候听到白羽的话后,双目紧闭,依靠直觉也感觉这里情况不对,神色郑重起来:“这陈无双太阴狠了,将我们赶到城外还不算,竟然还派人来杀我们!”

他认为只有陈无双会做这种事情。

二黑子更是双拳捶在一起,喝骂道:“太欺负人了,跟他娘的拼了,就算死也要带几个!”

但很快激动的二黑子就被老候拦了下来,道:“不要妄动,一切听小甲长的。”

白羽终究是他们的长官,这种情况下也必须听白羽的命令。

而此刻白羽眼瞳中的锦鲤游动速度加快,一双眸子只剩下黑白二色,看起来更加诡异,不过这样他也能通过那杀气判断出这埋伏的规模。

“他们人数在一百人左右,最强的是一名管队。“

随着白羽说完这句话,石林之中却是传出一道掌声。

“不错不错,竟然被识破了。”一名身穿黑色玄铁甲的青年将领缓缓从石林中走了出来,脸色阴沉的看着白羽,仿佛有杀父夺妻之狠一样。

老候看着来人身上拥有胡服样式,直接摘下背在身后的长戈,摆出战斗状态向众人道:“是赵兵!”

二黑子等人一惊,迅速抽出武器,做好战斗准备。

白羽则挥手示意不要乱动,他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李瀚。

李瀚本应该在青山城的大牢中,而他却出现在这里,显然青山城中的叛徒已经将他秘密释放。

如今再见到李瀚,也不算太意外。

“埋伏多久了?”他的语气就如同和熟人聊天一样,但神色却极为冷漠。

李瀚看着白羽冷漠的样子,更加恼怒:“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战俘,也值得我来埋伏!”

白羽指了指那片石林,道:“石林后的人又是谁?都出来吧!”

李瀚神色一僵,刚才自己一心想杀死白羽,丧失了冷静的,竟然被白羽抓住话中漏洞,自己打了自己一下脸。

“好,很不错!”很快李瀚便冷静下来,拍了拍手,石林中相继涌百名赵兵,刚刚好组成一个中队。

二黑子等人握着兵器的手开始冒汗,如果是一名赵军将领在这里他们还敢尝试下,如今遇到百人的队伍则根本没有机会,最重要的是能率领百人在城外行走的,肯定有一名甲长带队。

当然,他们没有想到带队的并非拥有十人战气的甲长,而是拥有三十人战气的管队。

倒是白羽十分淡然,神色炙热的看着李瀚后方的百人,道:“一名甲长,十名战士,再加上你,这股力量真心不错。”

李瀚脸上露出一丝嘲讽,道:“你这一名小小战俘能够在短短一个月内成为甲长也极不容易,可惜的是你活不过今天。”

一旁的老候等人听到白羽说有甲长后,心灰意冷,但随后听到李瀚说白羽原先是战俘之后,心底对白羽多了一份敬佩。

在战元大陆上成为战俘就是十死无生,白羽能逃回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不过就算是奇迹也没有用,他们这些人终究还是要死在这里。

反而白羽看着那百人更加兴奋,如今他早已不是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战俘白羽,如今的他是靠自己的感悟晋升的管队,哪怕李瀚在战气质量上也绝对比不过自己。

“谁死还不一定呢。”白羽将背后的长戈握在手里,身上战气缭绕。

李瀚看见白羽准备出手,却是笑了起来:“竟然这么着急送死,那我就成全你,能从我李瀚手中活着离开的,你还是第一个!”李瀚早有准备,从身后借下一把精钢长戟,装备精良。

“你们不要动手。”

白羽向身后众人嘱咐以及,便倒拖长戈向李瀚冲去,目光锁定在李瀚的喉咙上。

他与武城之仇不共戴天,今日,就中这武城守备之子的身上收一些利息。

李瀚曾经被赵王亲封为武城少将军,如果将他的人头带回去,想必很多人都会很高兴。

最重要的是自己会更高兴。

李瀚见白羽向自己走来,随手将红色披风扬到身后,三十人战气瞬间爆发,倒拖长戟向白羽一步步走来。

“想要单挑?我满足你这个愿望。”

听到两人话后的二黑子等人则是完全傻了,二黑子哆哆嗦嗦,嘴唇子有些不利索了,指着李瀚道:“他……他……他是武城守备之子李瀚?”

“秦赵边境青年第一人?未来的……希望……将星?”二黑子有些不确定的向老候问道。

人的名树的影,李瀚这名字对他们这些士兵太具震撼力,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一代将星李瀚回埋伏在这里。

老候苦涩道:“他身上的战气已经超过三十人,如此年轻的管队恐怕就是武城李瀚了。”

在他们眼中,白羽面对李瀚,无异于以卵击石。

这一行二十一人,恐怕再无生还可能。

上海市松江区泗泾医院怎么样
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怎么样
乌鲁木齐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温州手术治疗牛皮癣
秦皇岛看白癜风一般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