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绝品邪少 第5911章 陷害?

2020-01-13 18:58: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品邪少 第5911章 陷害?

“可恶!”杨龙似乎已经恼怒非常。请大家看最全!他狠狠的捏着自个儿的拳头,久久难以释怀。

“阿龙,算了,算了,这事情都过去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师琳也赶紧从座位上面站起身来。她几步走到了杨龙的跟前,对着他认真的说道:“无缺先生才刚刚来咱们家,你就这么失礼,多不好!”

叶无缺尴尬的笑笑。

“这位菇凉,没事儿的,我跟阿龙也是交往很久的好兄弟了!”叶无缺说话的时候都挺尴尬。

杨龙忍了好久,总算是消气儿了。

“姐姐,为什么你发生这种事情都不跟我说呢,妈的,真是便宜那小子了!”一边说着,杨龙还是用脚在地上蹬了好久。

王师琳有些无语。

“阿龙啊,我就是知道你会这么冲动,所以我才没说的。你要是当时就像现在这样的话,那估计你又得坐牢了!”现在的王师琳很明显还把杨龙曾经蹲过监狱的事情耿耿于怀。

“姐!”杨龙很火大。明明是自己的姐姐,她居然都这么不相信他,确实叫人无奈。

“好了好了,阿龙,还有师琳,你们都别说了。大家来这里不是吵架的!”叶无缺止住他们两个说道:“我只是来这儿坐坐而已,没必要这样,真的!”

杨龙恨恨的转头过去,王师琳也止住了口。

整个房间里面瞬间沉默了许久。

叶无缺看着他们两个人都一副不爽的样子,当时就对着王师琳说道:“师琳,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还准备找工作吗?”

王师琳点点头。

“现在就我一个人,如果我还不去挣点儿钱的话,到时候就真要饿死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师琳就苦笑着说道:“现在这个社会,挣个钱都不容易啊!”

叶无缺点点头。

他从自个儿的口袋里面掏了掏,掏出来一堆零散的票子。

叶无缺把那些票子递给王师琳。

“我现在身上只有这么多了,你先拿去买点儿东西吧!”叶无缺实在是为他们这一对难姐难弟表示同情。不过也怪不得他们,要不是这个社会的残酷和任性,也不会把这些社会底层的人逼成现在这副德行。

王师琳自然是坚决不要的。她一个劲儿的推着叶无缺说道:“无缺先生,我们家里还有钱,不用了,真不用这样的!”

当时王师琳是这么想的。她自个儿之前本来就受了叶无缺的恩惠,现在还接受他的救济的话,那就真的欠了别人太大的人情了。就凭着她这样,怎么可能还得了。

叶无缺楞是要把那些钱放在地上,同时站起身转身就走。

“师琳小姐,别生分了,这些钱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却可以让你们的生活过的好一点儿,难道不好吗?”叶无缺也是觉得挺奇怪的。杨龙的姐姐果然也是跟他完全一个样儿,自尊心强,而且不肯轻易接受别人的眷顾。

虽然这是一个好的品格,但是对于叶无缺来说,他并不喜欢这样的。就像古时候的“嗟来之食”一样,那个人总认为别人是对他的施舍而不接受别人的馈赠,最后饿死的却是自己,那又何必呢?

“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阿龙我就先回去了!”在那儿坐了很久之后,叶无缺眼看着夕阳也要下山了,马上跟杨龙和王师琳告别。

杨龙当然没有怎么挽留,但是王师琳倒是对着叶无缺挽留了好一会儿。可是叶无缺实在要回去,她也没有办法。

站在山脚处,看着叶无缺的那辆银色宾利疾驶而去,杨龙跟王师琳两个人都转过身去。

这个时候,王师琳问杨龙道:“阿龙,你怎么会认识这种有钱人?”

杨龙有些懵了。

“是在监狱认识的!”他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

“什么?”这一句话直接把王师琳对叶无缺的好感下降了不止一两点:“他也坐过牢?”

杨龙点点头,不过却为叶无缺争辩道:“叶哥是被人给陷害的,就像我们一样……”

刚刚一句话说出口,杨龙马上意识到自个儿说漏嘴了。他一直以来就不想让自己做的蠢事被被人知道,尤其是他的姐姐,可是这次自个儿却说了出来。

王师琳一脸严肃的盯着他。

“阿龙,你说什么?你也是被人陷害的?”王师琳的语气变得生硬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跟我说说看!”

杨龙很明显并不想说。

“姐姐,不是阿龙不想说,是真的,这个事情很难以启齿……”他在那儿楞了好一会儿,还是对着王师琳说道:“姐姐,等再过一段时间,我马上就会告诉你的,好吗,先别急!”

看着王师琳定定的点头,杨龙的心里总算是一颗大石头落了地。

“诶,不对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住你家里的那些人,他们也都是曾经的囚犯?”王师琳越来越感觉到事情不是那么的简单。

杨龙这下是彻底的懵了。

“姐姐,你别乱想,别乱想啊!”他赶紧跟王师琳解释道:“他们跟我都是难兄难弟,我们都是有水一起喝,有肉一起吃的那种,他们人都挺好的,你别把他们当坏人!”

“哦,是吗?”其实也不能够怪王师琳,毕竟自个儿跟前的这个人可是他的弟弟。尽管只是个堂弟而已,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亲密度,那也是快要比得上亲姐弟了,她当然要为自个儿的弟弟好好的打算打算。

“是啊,是啊!”杨龙赶紧在那儿辩解起来。他可能是怕了这个一肚子问题的姐姐,赶紧几句话对着王师琳说完,赶紧匆匆的说道:“姐姐,我家里还有事儿,我就先回去,先回去了啊!”一边说着,赶紧离开了王师琳的家,朝着山上跑去。

“诶,阿龙,你干嘛这么急!”王师琳实在是无语了。

她站在门口,借着夕阳的余晖看着眼前很远处的那一辆如同小虫子一样缓缓蠕动的宾利车,不自觉的笑了笑。

“他是叫叶无缺吗,好像还满好听的名字!”

杭州丽都医院李向红
衡山县人民医院
长沙治疗卵巢炎医院
深圳妇科医院那家最好
锦州著名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