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天下一锅烩 第一百四十一章 石榴

2020-01-19 12:39: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下一锅烩 第一百四十一章 石榴

“不是?那这人是谁?不是掌柜么?”

白雅柔惊诧的将目光投向了身前依旧未曾起身白素莲身上,眼中满满的都是疑惑。

“她刚才说过了,她叫白素莲,不是老爷大加称赞的那个萧若水。”

“昂~我说呢~这种没点眼力劲儿的东西,怎么可能连爹爹都要赞她几分。”

蹲在那里腿都已经麻了的白素莲,此时深深低下来的脸上,突然涌出了满满的嫉恨和怨念。

又是萧若水!又是那个女人!为何她永远都能压我一头!

白素莲那边恨得牙根直痒痒,倒是让石榴看出了些端倪。到现在都没看到那个传说中的萧若水,恐怕这两个女人很有可能因为某些原因而闹崩了。

不过无所谓,白雅柔是为了找个暂居的住所才跑到这花点坊来,萧若水毕竟还是个外人,若她是掌柜,说不定还要有上一番曲折。现下白素莲执掌大权可就不同了,白家人的地方,只要亮出身份来,想怎么住都是没问题的。

“小姐,不然我们就先让这位姑娘起身吧~反正我们也不是来找那萧若水的,这位姑娘在反而行事更方便了。”

如果要住在这里,尽管白雅柔的身份是天然的通行证,却也不能不照顾一下主家的情绪。所以石榴看出白素莲面露不愉,便委婉的向自家主子建议了一下,甚至还刻意提高了一下嗓音,好让那白素莲能够清楚的听见。

这个叫石榴的丫鬟,正如若水当初所想得那样,绝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丫鬟而已。她无论是心机还是观察力,甚至还有头脑都比那白雅柔强了不止一倍。白雅柔平日最是喜欢到处惹祸,有这样一个进退有度的丫鬟在身边提点着,至少还不会犯下什么太过脑残的错误,而这也正是为何石榴会成为白雅柔贴身丫头的根本原因。

比起自己长着一颗九曲玲珑心的丫鬟来,白雅柔就显得实心眼儿多了。她一想,不过就是掌柜换人了而已,换成自己人确实比外人要来得方便的多,那自然是皆大欢喜。

“行了,起来吧~先给我来壶好茶,赶了这许多路,我都快渴死了。”

“是……”

低低地应了一声,白素莲连脸都没抬,就这么低着头一路倒退着出了正厅,模样看上去恭敬极了。只有石榴才知道,她阴影之下的脸色是有多么难看。

眼见人已经走得远了,石榴这才压低了声音对自家主子说道。

“这个白素莲,似乎是与萧若水有了矛盾啊~”

“哦?怎么说?”

其实以白雅柔的性子,若是丫鬟的才智能够压她一头,这根本是无法忍受的,但是石榴却总是有办法在保全了她的面子的前提下,又引导着将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说出来。

“你看我们也算是走过了大半个院子,到现在都没见萧若水出来迎客,定是她本就已经不在这儿了。”

“可是我记得爹爹说他没见到萧若水,是因为她恰好得了场重病,是不是已经病死了?”

“那应该不会……若是病死了,这才过了几天?人死了总要布置灵堂扯些白布吧~这里可并没有啊~”

“嗯~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不过她们能闹什么矛盾呢?”

提问,回答,这已经是这对主仆平日里最常进行的对话模式了。

“不清楚啊~不过我们也不需要太清楚,只要小心不要卷到任何是非当中就是了,咱们现在出门在外不比平常。离京城这么远,身边又没几个身手好些的护卫,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石榴苦口婆心的劝着,她故意把这层矛盾挑到明面上来说,为的就是找个合适的机会将最后这一句说出来。其实若水几次教训白雅柔,她都是刻意避其锋芒,并不曾上前出手帮忙,就是为了能让白雅柔借此机会改一改自己无法无天的性子。整日里跟在别人后面做着擦屁股的事,再衷心的仆人也会有厌烦的一天,更何况石榴的心里,更爱的那一个人永远都是她自己。

踏板,都是踏板。

石榴是个包衣奴才,在相府的柴火房中出生,在灶火与草灰之间打着滚的长大。打小她就有着一般下人所没有的伶俐,所有的精巧活计都是一学就会,人又有眼色,就这么一点点的从府中的最底层爬到顶层,成为了相府最为宝贝的其中一位千金的贴身丫鬟。

可是她不甘心。

大小姐不通女红,不读诗书,整日舞枪弄棒上阵杀敌,一点女人味都没有,现在年过双十还以未嫁之身整日在军营中与一众臭男人厮混,一点也没有豪门千金的自觉。二小姐刁蛮任性,无法无天,脑袋更是一根筋通到底,与她的庶母一样,空有一副好皮囊,却是完完全全的一个无用花瓶。

这两个金贵可比当朝公主的女子,在她看来,除了家世之外根本就是一无是处,然而就因为含着金汤匙出生,就能过上最为随性舒心的日子。而才貌双全的她,却只能撕破脸一步步的钻营着,才能伤痕累累的争取到一个站在她们身边伺候的位置。

凭什么!

她还能走的更远,还能爬得更高!只要有一个足够分量的踏板,她甚至能坐上身为一个女人所能坐上的最为尊贵的位置。而她费劲千辛万苦求来的这个贴身丫鬟的位置,就是为了能够踩着这个缺心眼的二小姐,爬到她最想要的那个位置上去。

然而这种事情本就是急不得的,在用上她之前,如何保住她也就成了石榴现阶段最为重要的任务了。而且这样奴颜卑膝的日子恐怕也不会再有多久了,这等就差临门一脚的时刻,正是石榴最为严正以待的时候。

白雅柔逃家的主意,其实是她出的。

白相有两位千金,而前朝皇帝有两位皇子。两位皇子必然只能有一个继承大统,而白相便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将两个女儿一个送入军中随着大皇子征战沙场,另一个则是送入宫中皇太后那里承欢膝下,顺便与二皇子多多交流感情。

本来一切都已安排妥当,但是唯一的纰漏就出在了白雅柔的身上。

她不喜欢二皇子,却对大皇子一往情深。

广州市胸科医院预约挂号
枣庄市立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治疗卵巢炎方法
南京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岳阳治妇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