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流浪仙人 第794章 福兮祸所伏

2020-01-19 11:16: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流浪仙人 第794章 福兮祸所伏

.,;异急怒交加的喝骂着!“几个不知好歹的混蛋!来人,地讹把他们架走!”旁边一群侍从正西里哗啦围上来想动手,却被仙黛尔头上白角放光的凶巴巴拦住:“你们谁敢过来,别怪我不客气!我们再也不被任何出卖!”

男爵气呼呼的叫起来:“现在没人卖你!我是要带你们回领地去!因为我中计了,那个买船的生意从头到尾都是某些人的算计,我怀疑这个城里还有一大群人在帮他们算计我,算计我们家族!你们继续呆在这里才会被出卖!别再闹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万一他们做好准备,我们可能全都要被关入大牢,快随我回去。

”但对面怒冲冠的仙黛尔等人才不相信他,听到自己弟弟又惧又狠的呜呜哭声后,她也毫不示弱的dǐng嘴道:“不管是城里还是乡下,我们説了哪里都不去!”“乡下?!”门外忽然匆匆闪进来东邻子的身影:“哎呀!我都差diǎn儿忘了,你们在乡下还有地盘。快快快,马上收拾行李上路,现在就去乡下!哎呀,你们三斤。还愣什么?快收拾啊。”

仙黛尔急了:“您怎么帮他説话?!这家伙一天到晚”却见对面的东邻子愕然道:“帮他?他帮我还差不多现在城里在按查“擅长气元素法术的人”定是那天他们他们看到我的“狂野雾潮”知道一般人施展不出来,所以才到处拨捕的。现在还不出城,迟早要被人家杀上门来得!先去乡下避避风头再説,反正我们要的东西还有一个多月才可能到达。”

咯吱、咯吱的木质马车拖着数车家当还有精神日渐萎靡的男爵大人,缓慢行走在搞定突兀的崎岖山路上。两侧张牙舞爪的森森灌木好似雁过拔毛的强盗般从他们头dǐng上、耳朵边横扫而过,带来秋天特有的干枯树叶和枯枝的味道。

东邻子心中暗叹真是介。穷山恶水之地脚下的明显的丘陵土路慢慢变成了若隐若现的徒峭山路,在大坑小坑的土路上上下下的时候,两侧到处是高大如树的荆棘灌木,和密集灌木中宛如妖精鬼怪的鸟兽动物们,他们一个个或鸣或叫、或嚎或窜,搞得四周都是动静,似乎在宣誓这里是他们纵情肆意的乐土,而不是区区几个人类的地盘!

因为行走在这山路之间的人类都很辛苦,连坐在马匹上面的男爵也被凉风吹的头脑胀、周身酸软,以至于不得不再骂人来缓解身体的不适和心中极度的愤懑:“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一个个都像没睡好觉似的。在城里的时候天天到处乱逛,三更半夜都喊不回来,现在怎么都焉了?!”

后面同样骑在马上的仙黛尔就不客气的説道:“本来就没睡好觉!这山高地湿的,你每晚住在自己的“避难小屋。里舒舒服服睡觉,他们可都要在外面吹凉风。当然睡不好了。有本事你也在外面吹吹凉风,顺便也不用“忍受环境,试试。”

男爵厌烦的不去看她,只在口中辩驳道:“你这是什么话?我是男爵,是贵族!和他们一样滚泥地成何体统?做贵族就要有做贵族的样子,从服侍到言语谈吐、从气质到一举一动,都要有高贵的意味。还有吃穿住行,平时的娱乐等等都要严格注意,不能把自己降低到草民的档次!”

后面的仙黛尔就更跟他扛起来了:“那么友爱、忠诚、尊严、勇敢、仲士、幽默、优越,这些贵族的品格,你有多少?从我懂事起,我就看到嫉恨、算计、趋炎、计较、贪婪、刻板、还有自以为是!我觉得你早就把自己降低到某些游手好闲的草民高度了!”

前面的男爵浑身僵硬的在马上摇晃了好一阵子,才愤愤的怒声道:“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有些时候我不得不这样做!你以为现在还是几百年前?你以为童话里面那些田园诗般的时代、人人和睦不争的时代还会再回来?亏你还在外面混了这么久,连这个世道都没看清楚!现在哪个不争、那个不夺?不会争夺的就是当流民的料子!”

后面的仙黛尔也是怒从心头起,当即冷冷的高声説道:“就是因为你这种人多了,所以这世道才变成这个样子!你们要是收敛的话,世上就会安宁的多!大家才能和平相处的过日子,就像几百年前一样。”

这下可把前面的男爵大人气的不耐烦了,当即愤愤的转过头来呵斥道:“你斤。丫头懂什么?!我这种人?我告诉你,我这种就已经算好人了!真正厉害的家伙,你还没见过!还和平相处,哼哼哼二,山,他有此哭笑不得的説道!“女人的脑袋就是不虾口。现在四条腿的畜生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多得是!就算你不争,也多的是人跟你争!还和平相处?嗤!有很多人就是不想跟你和平相处!唉算了,跟你説也没用,怎么就没继承我的脑子呢?总是一根筋。反正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们,都是为了这个家族!你以为我不想安安稳稳的躺在领地里睡大觉吗?你以为我愿意每天对着一群人呼来呵去的,弄得嗓子都半哑吗?你以为我甘心被人在背后戳着脊梁骨説坏话吗?!自以为是人是你!换了你来做一个男爵。也是一个样儿!”

后面的仙黛尔顿时气的俏面通红:“你还有道理了?!你你都是因为你的馊主意,弟弟才会那样,现在连人都不敢见”猛地被前面的男爵瞪过眼来呵道:“乱説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公开的场合,岂能到处宣扬家中丑事?

仙黛尔又气又恼的微哭起来,正在两手偷偷的抹眼泪,旁边的一直闭目“昏睡,的东邻子终于醒了,然后就对大家説了句莫名其妙的话:“我説男爵大人啊,你们这儿两条腿的人是什么时候多起来的?”

见男爵等人俱是不解的望过来,东邻子只得打着哈欠説道:“我是説世道的败坏是从什么年代开始的?是那个胡里萨魔法阵明之后吗?我在城里的时候买了基本有关魔法展历程的有这么个魔法阵呢。”

这些话可把男爵给问住了,他犹犹豫豫的思考了半晌才答道:“好像是吧。

可这与胡里萨魔法阵有什么关系?胡里萨魔法阵是非常崇高的明呀。正是有了它,我们才有大量奥术可用,才能不断击退那些该死的射狼人、狗头人、地精,怎么会导致社会败坏?”

那东邻子淡淡的笑道:“是啊,就是因为你们有大量奥术可用,所以原本要用人命去对抗那些该死的射狼人、狗头人、地精。现在不用牺牲人命了,这人丘就多出来了吧,説不定还越来越多。你説这多出来人万一没田没地怎么办?要么去欺压别人,要么就被人驱逐吧?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成就你的,説不定就是毁灭你的。这世道啊就是如此奇怪呢。呵呵呵呵”

男爵的还算宽阔的城镇壁垒中,一座高大的要塞状厚实城堡立在那里。虽没有花哨的造型,但边角工整四方的敦实样子也算是光洁完善,给人一些沉稳的安心感觉。穿过两层楼高的城外壁垒后,穿过有些狭窄拥挤、满是柴火泥土气味的乡下街道后便进入了厚岩构筑的要塞城堡中。

几个身为奥法尖兵的骑士配着还算坚固的长刀大戟和灵光闪闪的魔法棒、法术手镯等前来迎接男爵领主,整个局面还算井井有条。男爵大人有些不耐烦的交待了几句后便命人随便安置了仙黛尔等一行人,然后自己独自走入深深的堡垒中,沿着祖先建造的坚实螺旋楼梯向宽大要塞城堡的上层走去,当走到宽敞而多创的一个华丽大房间时,除了大红的地毯、金闪闪的漂亮门窗边框和通亮的玻璃、白银器皿外,就没看见一个大活人!

男爵一屁股坐在舒适的长长沙上,烦躁的冒着额头问道:“夫人呢?又跑到别人家里去玩儿?她还管不管这个家啊?!我一出去她就到处乱跑,真是的唉都没一个理解我的人。事事都要**心楞是每一天安心的时候!”他开始独自端着红酒,一边用甘美的佳酿不断麻痹自己一边嘀嘀咕咕的唠叨起来:一会儿説女儿不孝、一会儿説朋友不忠、一会儿説妻子不淑、一会儿説部下不义。反正自己好似天煞孤星照身般事事不顺,人生艰辛呐

而让人更不爽的是当你在倍感艰辛的时刻,某些外来人似乎过得还挺滋润一那个随行而来的“气元素牧师。就异常活跃的在领地里上窜下跳。今天跑去给某个领民治病、明天溜到岗哨附近和士兵们聊天,甚至还故意舞刀弄枪,説些听都没听的武技术语,弄得领地内西恩沃斯神的牧师和骑士头领都跑过来告状:“这家伙居心不良,成天笼络人心、散步妖言,还成天打听老爷您家族的历史私事。引的一些肖小之徒聚在他周围受盅惑,长此以往对领地内的安定团结不利啊!老爷一定要制止他这种不道德的行为!”

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广州牛皮癣医院到哪家权威
安阳有没有癫痫病医院
陕西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