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刀路独行第一百五十七章烤了河神

2020-01-26 04:37: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刀路独行 第一百五十七章 烤了‘河神’

“你说什么?”

金雨杰仿佛听到了什么滑稽之言,但是想到方才的精神力手段,他的脸色又闪过了一丝阴霾。

以金雨杰的地位素来傲视同辈,可今日,竟然还有年轻一辈敢邀战,他轻轻甩了甩右手,“一重魂境中期的精神力,这就是你的倚仗吗?真是不自量力啊……”

“我是否不自量力,待会你就会知道了,现在,你先调息半个时辰恢复伤势吧。”宇文雷没有在意金雨杰的话,坐在虎背上淡淡的回应。

“找死!”

金雨杰怎能忍受被一个同辈轻视,这等同于侮辱,当即他正对宇文雷一掌拍出,雄浑而凝练的灵力化作一个掌印,这般威力,依旧在灵罡境七阶巅峰层次,丝毫没有受到伤势的影响。

面对这一掌,宇文雷还算镇定,可他身下的巨虎却吓得匍匐倒地。

“呃……枉你身为一头虎,胆子这么小!”宇文雷撇撇嘴双脚一蹬,从虎背上纵身而起,与此同时,两条手臂瞬间变成黝黑之色,并且蔓延至全身,连他的面部,都覆盖了几条狰狞的黑纹!

黑龙绝体大成!在上次的血枷退去之后,他的肉体强度提升了很多,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加上这几天的苦修,终于将其修炼到了大成境界。

宇文雷单手成爪,黝黑的皮膜之下经络扎起,一股恐怖的力量呼之欲出,这门地阶高级的炼体武技修炼到大成之后,他的肉身手段已经与刀法不相上下!

砰!

宇文雷直线冲撞上去,一爪撕裂掌印,两人各自被震退了几步,虽然宇文雷的灵力比不上金雨杰,但倚仗肉身强度,生生将这点差距弥补了!

“混账!又是横练肉身的野蛮之人!”金雨杰暗骂了一句,随即招式渐狠,掌印连环不断,而宇文雷也不甘示弱,两条黝黑的手臂频频挥舞,将攻击尽数抵御下来。

砰!砰!

两人的战斗方式极为蛮横,尤其是宇文雷,完全是仗着身法和身体,在贴着对方近身肉搏!

“这……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这么强……”苏澈愣着说道,这时,远处的漓园镇之人一个个都懵了,他们从没见过如此大战。这种战斗波动,都已经接近灵罡境八阶的水准,宇文雷和金雨杰的每一次撞击,都会让他们心里一颤。

砰!

又是一次撞击,两人急速后退分开了十余丈,他们硬捍了数百招,到目前为止算是平分秋色。

宇文雷神色凝重,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灵罡境层次果然每一阶的差距都很大,他现在的实力可以硬捍灵罡境七阶巅峰,若是手段齐出,八阶亦可一战!

“小子,你是谁!你的精神力手段怎么不用!”金雨杰似乎不再出手,沉声问道。

“我不过是个籍籍无名之人,你不用知道。你既然受了伤,我也不用精神力手段,如此,也不算占你便宜。”宇文雷淡笑道。

“你……小子,倒是够狂,你下次别让我撞上!”

金雨杰一脸阴沉,先前的伤势导致体内气血翻滚,他明白今日是拿不下宇文雷了,随之,他忽然将手放在嘴边吹了一个哨音,只见高空处盘旋着的雄鹰又俯冲了下来,金雨杰纵身跃上了鹰背,竟扬长而去了……

“金师兄!”

单浪惊呼道,金雨杰居然走了,竟会被一个年轻人打退了!他回过神来,惊慌之下赶紧叫另一人背上他,立即仓皇而逃。

望着这三人先后退走,宇文雷倒也没有再纠缠,渐渐的,他脸上的黑纹消失,手臂也恢复成了原来模样。这个金雨杰确实不弱,先前的战斗,他除了魂技没有配合使用,大成的黑龙绝体几乎已是他目前的最强手段,然而也没能压制金雨杰。

“看来,西疆升龙榜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宇文雷喃喃道,这金雨杰仅仅是排名九十八,已经有这般战斗力了,比他强的年轻一辈,至少还有九十七个!更何况,整个西疆不乏会有隐藏的年轻高手。

实力,还远远不够。宇文雷轻轻握了握拳,一股气势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这,小兄弟,你……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连我灵陨宗的大师兄金雨杰都被你打退了!你知道金雨杰是谁吗?他可是……”这时,那个苏澈窜了过来,大叫着说道。

“大惊小怪。”

宇文雷直接白了他一眼,自顾的跳上了虎背,他还要赶路,哪有闲功夫听苏澈废话。

“哎,哎……小兄弟,你别走啊,你带上我吧……”苏澈心里着急,展开手拦在了那头巨虎身前。

“你让开。”

“小兄弟,你就护送我一程,把我送回家族,我苏家一定会重重酬谢你的……”

闻言,宇文雷没有说话,他的眼神忽然落到了一个地方,当即微微一笑,又翻身下地,走了过去。

“嗯?小兄弟,你回心转意了?你放心,我苏家……呃……你去哪里?”

宇文雷悠悠的走到了那头水獭的尸体旁,笑着转过头对苏澈说道:“你去砍几棵树过来,快一点。”

“什么?砍树?呃,好,小兄弟你等着,我马上去……”苏澈愣了愣,一溜烟的跑去了远处的小树林中,不久,他双肩各自抗着一棵粗壮的大树回来。

“小兄弟,这两棵够不够?”

“够了。”

宇文雷忽然拔刀,一息之内刀光急闪,冰冷的刀锋贴着苏澈的耳边划过,只见那两棵大树顷刻间变的光秃秃的,枝叶全被斩断,只剩树干。

“小,小……”苏澈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方才的一息时间,他仿若走过了漫长的死亡之路,回过神来之后,整个后背已被冷汗打湿……

宇文雷自顾的又将树干斩成了几截,相隔二十来丈插在了地上,随后,他运转精神力将水獭的尸体托起,架在了树干上。

“小,小兄弟,你不会是想……”

苏澈的话还没说完,宇文雷便生起了火,一本正经的转动着水獭,动作行云流水,俨然是一副行家的模样。

而宇文雷的行为,立刻引起了远处的一阵骚动,漓园镇之人这次真是震惊的无以言表,祸害了漓园镇几年的‘河神’,如今竟然被架在了树干上,烤了……(未完待续。)

温州医学院附属慈溪医院
枣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福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湛江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乌鲁木齐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