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邪暝 第三十七章 登顶

2020-01-13 18:55: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暝 第三十七章 登顶

密林中的空地上,寒风卷过,仿佛有着森冷杀意流转。

三番几次遇到这所谓的毒蛛组织,秦牧心中的杀意也是愈发的浓郁,既然都到了这一步,那就干脆与白家撕破脸皮吧。

“动手!”

秦牧低喝一声,然后一马当先,径直对着那五人快步而去,而周凌林岩二人也不慢,紧随其后。

五人见事情失控,也是暗暗皱眉,不过他们毕竟实力不弱,面对着三人的攻势,也是选择了正面硬憾。

嘭!嘭!嘭!

八道身影,冲撞在一起,带起阵阵沉闷之声。

秦牧为了减轻周凌二人的负担,主动将三人笼罩在攻势之中,倒不是他自大,而是他有这个本事。

接下来,在秦牧那压倒性的力量与可怕的不死火面前,三名毒蛛组织的人,只是将战斗拖延了一段时间后,接连败下阵来,在不死火可怕的焚烧下,断绝生机。

而秦牧的实力,也是令得所有人都吃惊不已,明明是炼体八重的实力,却在一对三的情况下,彻底解决了对手,真是个怪物。

特别是那种黑色火焰,更是犹如死神之火,令人心生寒意。

在一干人的协助下,这些毒蛛组织的人,死的死,活捉的活捉。

“各位,这些人只是白家的棋子而已,但冤有头债有主,今天的事需要白家给我们一个交代。”秦牧适时地站出来,洪声道。

对此,周凌林岩二人却是持有不同意见,林岩自然是赞同,今日之事太过凶险,若非秦牧及时出现,他们估计就得交代在这了。

周凌想的比较远,伴随着秦天的强势回归,秦家现在逐渐的壮大,而白啸也突破到了半步地灵,正好可以抑制住秦家,免得秦家一家独大。

不过,显然没人支持周凌,都是一边倒的赞成秦牧的意见。

此时赛程已经过半,所有参赛者都来到了山谷的后半段,前方那座高山也是出现在视野中,所以,为了保险起见,秦牧则是亲自与众人押送着这几名毒蛛组织的人前行。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

“大哥,我们的玉牌数足以傲视全场,这第一名坐稳了。”白晨将手中那一对玉牌抛了抛,然后笑道。

白温书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按照计划来看,我们本应取得更多的玉牌,但似乎出了些岔子。”

作为白家小辈中最强之人,白温书在白家地位显然与其余小辈不同,这次毒蛛组织渗入比赛的事,他自然是知晓,只不过现在的情况跟预料的稍稍有些不同。

比如,还有不少毒蛛组织的成员,到现在还没现面将夺取的玉牌奉上。

“走吧,取得玉牌只是第一步,在那山顶之上,才是重头戏。”

……

随着比赛的不断推进,那山林中的各种交锋,也是愈发的激烈,有人辛辛苦苦获取的玉牌,却是一朝失手,成全了别人。

即便很多人知道自己进不了前二十,却也仍旧孜孜不倦的掠夺着玉牌,原因无二,这些玉牌到最后可以换取奖励,除去自身的玉牌外,每得到一枚玉牌,便可获得一千元灵石的奖励。

这些奖励,由各家族凑齐,名为比赛彩头。

而在那些毒蛛组织的家伙身上,秦牧也是搜寻到不少玉牌,他可没什么共享的意思,最终在众人有些羡慕的目光中,大摇大摆的收入囊中,谁让他是击败这群家伙的最大功臣呢。

一路上,秦牧一行人也是遇到了几波毒蛛组织的人,在事情败露又引发群愤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的讨伐的大军之中,因为秦牧的仗义出手,加入的人员,自然以他为首。

因此,当秦牧他们赶往山脚下时,一行人已经接近百人。

一眼望去,浩浩荡荡。

因为众人暂时形成了统一战线,大家也没有相互抢夺玉牌,有了毒蛛组织的从中作梗,众人早已吓破了胆,能够安全到达终点,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按照比赛的规则,只要达到山脚下的指定地点,就能避免玉牌再度被抢,到时候只需登上山顶进行最终的清点,获取玉牌数量前二十名的人,方有资格为了前十而战。

本以为可以舒口气的人,却是愕然的发现,在这汇聚之处,所爆发出来的战斗,无论是数量还是激烈程度,都是开赛以来之最。

如果无法将玉牌带上山,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而掠夺者也清楚,以逸待劳在这最后关头抢夺玉牌,究竟有多大难度,因此,那种抢夺异常的激烈。

山脚下,一片混乱。

近在咫尺的终点线,却是让无数人止步,没有强大的实力作为保障,都将会在这最后一道关卡处,替别人做嫁衣。

在这种大混战中,白温书一干人,率先杀出重围,一走一过间,反倒是让他们再添不少玉牌。而他们也没有过多的停留,直接对着山顶而去,第一个登顶的家族,无疑也会受到不少关注,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一种荣耀。

交锋还在持续,只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登上山峰。

而此时那山顶上的广场处,也是人声鼎沸,这其中,则以白家最为兴奋,第一个到达山顶的,正是以白温书为首的一行人。

虽说第一个抵达的未必是成绩最好的,但毕竟受到的关注最多,何况也没人相信白温书会草草登顶,想来也是收获颇丰。

“白啸前辈,恭喜啊!”

周家方位,族长周统对着白啸抱拳恭贺道。

至于林家方位,林枭则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现如今秦白两族诞生了半步地灵的强者,直接令得家族之间的差距显现了出来,而林周二家,则需要放低姿态,选择阵营,为了保持平衡,他们各自支持一族。

他们的这些心思,秦白两家怎么会看不出,只不过也没人愿意先将这个局面打破罢了。

“牧儿他们怎么还没到啊,不会出问题吧?”秦陆性子急,见第一个登顶的是白家的人,也是有些暗暗不爽。

秦月笑了笑,道:“二哥莫急,我们的目标可是第一名,又不是看谁最先抵达。”

秦天秦贤等人也是点点头,这第一个抵达的人是白温书,的确不是太让人意外,毕竟他们了解秦牧的性子,并不是拘泥于小节的人。

另外一边。

秦牧等人浩浩荡荡涌向山脚下,也是引发了轰动,在这种只有家族立场的比赛中,如此众多的家族联合在一起的情况,可是第一次见到。

“诸位,咱们就在这里分别了吧,这些毒蛛组织的人,可以交给执法队的人去审查。”秦牧站出来,朗声道。

为了维护比赛秩序,四族也是派出族内的精英卫队,组成了执法队,只不过这些执法队的人,都在这片赛场外,不得入场干扰各族的人。

对于秦牧的话,众人也没有意见,一路走来,那些毒蛛组织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秦牧出手制服,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成了这个上百人团体的核心领袖。

将毒蛛组织的人交给执法队后,众人也是随之解散了这个团队,然后回到家族立场,一行人赶往山顶。

执法队觉得此事非比寻常,顿时派人去彻查,然后一边暗中通知各大家族。

此时的山顶上,已然有不少参赛者静候。

最早登顶的白温书,以及秦川等人,早已是以逸待劳,等待着后续人员的到场。

随着秦牧等人陆续到场,选拔赛第一阶段也是彻底落下帷幕。

“所有人将自己获取的玉牌拿出来,数量前二十的人,才有资格进行最后的争夺。”

一名白衣男子突然出现在广场上,而他目光扫视一周,洪亮的声音也是传荡开来。

见在场小辈骚动起来,男子的话再度响起:“当然,现在还有机会将手中的玉牌转赠他人。”

不少小型家族,整体实力有限,可他们也有不少优秀的族人,因此,为了照顾那些小家族,登顶后,所有人都有机会决定手中玉牌的归属权,因为只有这样,一些小家族抱成团,弥补数量不足后才有机会进行前十的争夺。

当然,大家族也会如此,比如白家,则是将大量的玉牌集中在白温书身上,显然是打算先稳稳晋级再说。

周林两家的人,也采取了这种策略,将族人得到的玉牌,集中到最优秀的几个族人身上。

“赵家赵良辰,九枚玉牌。”

“钱家钱子末,六枚玉牌。”

“李家李畅,八枚玉牌。”

……

这次选拔赛,光是参赛之人,大概有四百之多,加上妖兽身上捆绑的玉牌,整个山林中的玉牌总数,至少在五百往上。

“林家林渊,二十枚玉牌。”

“秦家秦武,二十一枚玉牌。”

“周家周权,二十二枚玉牌。”

轮到四大家族,那玉牌的数量,顿时提升了一个台阶。

从某个角度来说,一枚玉牌就代表你打败了一名对手,而能够顺利带到最后,也是实力的体现。

“白晨,二十三枚玉牌!”凭借着毒蛛组织的掠夺,即便白家绝大多数玉牌在白温书手中,可白晨仍旧分配到了不少,这也让他收获了不少羡慕的目光。

“秦家秦川,五十枚玉牌。”

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顿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对于这个成绩,秦川的面色,倒也没有多少变化。

而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那鉴定的男子再度开口,那说出来的话,声音不大,却犹如风暴一般,顷刻间席卷了整个山峰。

“白家白温书,一百枚玉牌!”

上海市民政第二精神卫生中心怎么样
乐平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权威癫痫病
湛江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太原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